名曰昏晓。
雷卡/安艾
其余随缘吃。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。

嘘!安静。

ooc是有的,不可能没有ooc

是悄咪咪地说再见的另一个可能,补充bug

可以理解为平行世界。

找我玩啊。


1.我和你

  晚霞渡了金光,风漫无目的地跑着,闪进了人们严严实实的衣物里,匆匆而过。卡米尔呵着气,看着与他隔着一层玻璃的蛋糕,暗悔出门没带手机,早知也该和大哥一起。卡米尔想。心痛地与蛋糕擦肩而过。

  “冬天是真的来了啊。”

  手机滴滴嘟嘟地响,是金。如往常一样絮絮叨叨说着生活的琐事,突然顿了好久,小心翼翼地开口,“卡米尔,你知道吗?”说罢还紧张兮兮地握了握旁边发小的手。

  “嗯?”...

悄咪咪地说再见

非常ooc,雷狮有点智障

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x

有没有人和我玩啊。

1.

  当雷狮意识到自家的小屁孩已经成为一位五好青年,还随时随地可能被拱了,在一个秋风瑟瑟的夜晚……

  于是先下手为强,想表白了。

  卡米尔看着一向爽直的大哥,扭扭捏捏地站在他的面前,欲说还休,欲说还休。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“晚上有些凉,记得不要踢被子。”

  卡米尔:???

  卡米尔叹了口气,“大哥”故意压低了声线,“我们不是睡在一起吗?”

   雷狮抖了个机灵,语气略带...

落寞

第一次交党费有点小紧张!我ooc

两梦两现实,知道我凉凉。


1.

—偷偷问候。

卡米尔看着雷狮,坐在他的旁边,讲台上的教授叽叽喳喳,阳光在他的指尖撒野,万千话语,只剩一句无言,好久不见。雷狮应该是没看见的,卡米尔也低下了他的头。


2.

—风儿喧嚣。

金叽叽喳喳地向卡米尔说着与发小的往事,阳光染着发色,可还是像金黄的向日葵,卡米尔想。

“卡米尔!他来啦!我走了!”说完金便奔向那个温暖的怀抱,卡米尔挥了挥手,一个人走向了食堂。

“真好。”卡米尔低喃了一句,拉了拉帽檐。

他有点想那个人了。


3.

—心怀很乱。

雷狮拉着卡米尔的手,两个人奔跑着,远处高高的灯塔闪烁...

祝福。

我是蛇,嘶哑着,吞吐伪善的骨肉。

“你不配。”

我尽量让自己冷静,足够虚伪就足够体面。用一千句咒骂编一个甜美的梦,呼啦啦地奔向谎言的终点。

我的爱是火,要烧毁一切,要够灼热,才是我。灼热到燃烧深渊,毁灭我的梦。

我是蛇,我的爱是火,我的梦是闪亮的一切。

用排比,用拟人,用比喻,用一切修饰摧毁我的梦。

然后在这里。

为你唱一首生日快乐。

我冷酷,不是我的错,因为,我是蛇。


雷卡整理,av33168703的录屏。03:00左右)
默默对卡卡说的话,27:40左右/33::0左右)
配音翻串,39:40左右)
现场配音,59:40)
然后安心看到结束,中间都是糖啊!!!!
雷卡RIO!!!

【观看过程注意音量,都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,我现在也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© 美丽鸽手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