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曰昏晓。
雷卡/安艾
其余随缘吃。
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。

落寞

第一次交党费有点小紧张!我ooc

两梦两现实,知道我凉凉。


1.

—偷偷问候。

卡米尔看着雷狮,坐在他的旁边,讲台上的教授叽叽喳喳,阳光在他的指尖撒野,万千话语,只剩一句无言,好久不见。雷狮应该是没看见的,卡米尔也低下了他的头。


2.

—风儿喧嚣。

金叽叽喳喳地向卡米尔说着与发小的往事,阳光染着发色,可还是像金黄的向日葵,卡米尔想。

“卡米尔!他来啦!我走了!”说完金便奔向那个温暖的怀抱,卡米尔挥了挥手,一个人走向了食堂。

“真好。”卡米尔低喃了一句,拉了拉帽檐。

他有点想那个人了。


3.

—心怀很乱。

雷狮拉着卡米尔的手,两个人奔跑着,远处高高的灯塔闪烁着唯一的光亮。警卫四处巡逻他们的影迹。

他们躲在一个隐匿的棚子里,靠的很近,卡米尔能清晰地听见他自己的心跳。他不知对方是否也如此。沉默的感情开始泛滥,叫嚣着,渴望回应,即使无果。

“卡米尔,看,是星星。”

于是余生便已私定。


4.

—我好想你。

卡米尔被梦惊醒,心想怎会如此荒唐。手机静静地躺在枕头旁。转眼便拿在手上,

电话已接通。

“喂?卡米尔?”

“喂,大哥……”卡米尔顿了顿,有些羞于开口,深吸了一口气。

“我好想你。”

电话里传来了忙音。


评论(2)
热度(9)

© 美丽鸽手 | Powered by LOFTER